子念安凉

黑板报的好处就是可以光明正大的画二次元和肆无忌惮的浪费班费买的颜料

为什么别人家的杰克搂的都是红蝶小姐姐而我……(ㅍ_ㅍ)

#转载#耽美#《前桌的纸条》

     杨烁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被班主任指着鼻子骂的一天。十分钟前还有另一位老兄陪他一同忍受班主任惊人的口水量,现在却变成了他一个人忍受,这使他的心情愈加烦躁。
     过了一会儿,班主任也说累了,他喝了一口水,然后在桌子上重重一拍:“你说!出了这种事,应该怎么办!”杨烁眉头一皱,虽说他的脾气温和,但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他积压了许久的不耐烦瞬间爆发:“我都说了多少次,是许辰硬要我递纸条,是他烦的我,到底是他影响我还是我影响他你难道没办法分辨吗?为什么你就认定是我一个人的错!”班主任理直气壮:“就凭你成绩比他好!”杨烁恨不得当场白眼一翻晕倒在班主任神一般的逻辑前,他放弃了与班主任正常交流,无奈道:“那难不成我每天去他家陪他写作业?”他本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班主任却当真了,他略一思索,道:“去他家好像不太方便……这样吧,你和他每天晚上留下来,我给你们专门找个空教室,你们就在学校做好了作业再走吧!”杨烁略有些震惊,但他眼神闪烁了几下,到底还是没有拒绝,说了声“知道了”后,就回教室了。
     回到教室后,许辰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依旧在和同桌聊着什么,脸上满是笑意。杨烁的眸子暗了暗,但很快他又变成了平时的面无表情,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他坐下后,许辰转过身看向他,好像想说些什么,但还没等他开口,上课铃就响了起来,他只得悻悻转回去。没办法,这节课是英语,也是他唯一有可能及格的科目,如果他不认真听,到时候成绩出来,他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死无全尸了。不过杨烁,却少有的发呆了。他看着黑板上一行行字母,思绪顺着空气里飞舞的粉笔末,飘到了记忆深处。
     他从小不喜交际,和别人相处一直都不温不火,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朋友,倒是因为成绩比较突出遭了些许人嫉妒。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镜压在鼻梁上,就这么被人扣上了“书呆子”的称号。但是他也是个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那天,少年脸上带着笑意,在午后温暖的阳光里,闯入他的眼帘,也闯入了他的心里。
许辰和班上所有人都处得很好,杨烁知道。他不是许辰的唯一,但他很清楚,许辰,是他的唯一。因此,他想对他好。所以,当那天,许辰略有些不好意思地问他能不能帮个忙时,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少年的眸子立马亮了起来:“真的?太好了!那以后就麻烦你帮我给殷洛递纸条了!”杨烁一怔。殷洛是坐在他后面的女生,笑起来的时候有两颗小虎牙,很可爱。杨烁是个聪明人,他一下就明白了许辰的意思。
     许辰喜欢殷洛。
     这个无限逼近事实的猜测压地他的心喘不过气来,他坐在许辰侧后面,上课的时候,他可以清楚地看到许辰写纸条的样子,很认真,认真到让他有点嫉妒殷洛。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他只能面无表情的接过那张沉甸甸的纸条,然后递到后桌。直到昨天数学课被数学老师现场抓包,他们俩才被送到班主任办公室去。不过对于现在的结果……杨烁嘴角微扬,好像,也不算太糟。
     下课了,许辰又是什么都没来得及和杨烁说,就被班主任叫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许辰径直走向杨烁,一脸震惊地说道:“老班让你每天晚上辅导我做完作业再走,来将功赎罪!”“嗯。”杨烁语气依旧淡淡的。“我靠,老班有病吧!”许辰依旧不敢相信。杨烁开口道:“老班说是我影响了你学习,还没细究你的问题,你就知足吧。”许辰耸了耸肩,一副不当回事的样子,却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
     当天放学后,许辰和杨烁去了二楼公共教室。一个半小时后,杨烁已经翻开课外习题了,许辰才做完了英语,卡在了数学的倒数第二题。许辰扭头看着杨烁有条不紊地列出一道压轴题的过程,心道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那么大,随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杨烁注意到身旁人的小动作,扭头问道:“哪题不会?”许辰看到了救星一般,把本子一下推给杨烁:“倒数第二题!”杨烁拉过本子,重新看了下题目,然后随手抽出一张草稿纸,画了张草图,开始给他细细讲解。
     杨烁的字很好看,工工整整,看得出笔锋。许辰目光顺着字飘向杨烁的手,骨节分明,手指白皙修长,很好看。目光沿着清瘦的手腕往上飘,杨烁的T恤领口略有些大,露出一点精致的锁骨。那张平时都没有什么表情的脸这时带上了些许认真的神情,竟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杨烁。”许辰突然开口。
     “嗯?”
     “能把眼镜摘下来让我看看吗?”
     杨烁有些不明所以,但看着许辰的眼睛,他还是摘下了眼镜。
     许辰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杨烁的眼睛是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因为近视度数有点深,所以眼睛看起来有点湿漉漉的。眼睛被解放后,杨烁整张脸都让人移不开目光。
     良久,许辰才缓缓开口:“不要在其他人面前摘下眼镜,好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杨烁还是点了点头。随后戴上眼镜,继续给他讲题。
     就这么过了一个月。杨烁觉得自己和许辰之间的关系好像有了些许变化,但他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变化。但让他难过的是,他发现许辰又开始给殷洛递纸条了,而且愈加频繁,他很害怕会被班主任再次抓住。
     这天放学,殷洛却突然叫住了杨烁。不知道情况的她把杨烁带到了二楼公共教室,把在心底压了近半个学期的情愫倾囊而出。杨烁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拒绝,殷洛的眼泪却突然顺着面庞滑了下来。杨烁一下变得手足无措,毕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他有些慌乱地伸出手,有些笨拙地抹去殷洛脸上的泪水,却突然听见身后传来的巨大摔门声。
     杨烁猛地转过头,却只看见许辰的背影。他心中一惊,丢下不知道是真哭还是假哭的殷洛一个人,追着许辰跑了出去。
     他在天台追到了许辰。
     那个一向阳光的少年,在广阔的天台上看起来单薄地像是一阵风都能吹倒。他看着杨烁,缓缓开口。
     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很久了。你上课有的时候会偷偷看我,我都注意到了。我以为,你也喜欢我。我一点也不喜欢殷洛。我让你帮我把纸条递给殷洛,是因为我以为以你喜欢胡思乱想的性子,你会打开来看。那上面的每一句话,都是我想对你说的话。那天,我看见你摘下眼镜的样子。你可能不知道那样子的你有多好看,没缘由地有了一种占有欲,不想让别人看见那样的你。可是现在看起来是我自作多情……
    “不,你没有。”杨烁突然开口。
     许辰一愣。
     杨烁缓缓摘下眼镜。“我以后只给你这样的我,好吗?”
     许辰嘴角扬起了温暖的弧度。
     在学校的天台上,杨烁,追到了许辰。
这个是我学姐在QQ空间里发的……她的原话是:“不知道列表有没有人发现这个故事有点熟悉。”
喜欢她的文可以私信我,学姐的圈名叫玖黎哦~

内蒙的草原,没有人破坏的话,是真的好看

避暑山庄。。。拍几张没人的照片真难

鸽子窝公园拍照。。。热成咸鱼

军训刚回来就让我遇到这样的魔人……
事实告诉我们,没实力还是不要皮了吧……否则怎会落到如此地步呢……

emmmmm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敏感词汇,就发图吧。
……
……
……
我错了对不起!
内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