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念安凉

内蒙的草原,没有人破坏的话,是真的好看

避暑山庄。。。拍几张没人的照片真难

鸽子窝公园拍照。。。热成咸鱼

军训刚回来就让我遇到这样的魔人……
事实告诉我们,没实力还是不要皮了吧……否则怎会落到如此地步呢……

emmmmm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敏感词汇,就发图吧。
……
……
……
我错了对不起!
内个,下

杰佣[虐向]前传

这一章杰克是不会出现的啦,emmmm我也知道剧情进展比较慢,求轻喷~

     “快走,敌人追过来了,走,至少你还能逃走,好好……活下去。”
     奈布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已经有许多步兵向他们包围过来,纵使心中有千万种不甘,也只能留下身受重伤的战友,一人逃亡。
     逃亡后去向哪里呢,他不知道。身为佣兵,他所能做的就只是完成雇主的命令。而现在,他失败了。
     世界那么大,却仿佛没有他的容身之地。奈布.萨贝达蜷缩在小巷角落,身上的衣服沾满了血污和泥渍,看起来甚是狼狈。几只乌鸦飞过,小巷在短暂的喧嚣后又恢复了宁静。奈布不禁蹙了蹙眉:也许是接受了太多战争的洗礼,这样安静的生活让他很不习惯。他的耳畔似乎还回荡着炮火声以及……战友的嘶吼声。想到战友,奈布有些许愧疚和烦躁。他讨厌欠人情,特别是这么大的人情。
     好好活下去么……说的真是容易,奈布苦笑一声,尚有些稚嫩的笑声下隐藏着一个少年不应有的沧桑。
     ……
     “请问是奈布.萨贝达先生吗?”正想着以后的出路,却听闻一个冰冷的女声。奈布抬起头,面前出现了一位女子。奈布的神经x一下子绷得很紧:自己居然完全没有察觉到她的到来。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很可怕。
     “请不要紧张,萨贝达先生”,女子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开口道,“您可以叫我夜莺小姐。”
     奈布扶着墙站了起来,做好了应对突然袭击的准备:“那么,夜莺小姐,请问你是来做什么的呢?”
     夜莺似乎再一次看穿了d萨贝达的想法,她微微一笑,说:“我只是来送一样东西,萨贝达先生。”说完,她把一张精美的邀请函递给了奈布。
     “这是什么?”奈布没有放下警惕,他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冷冷的看着夜莺,问到。
     “这是欧利蒂丝庄园的邀请函,所有经历过绝望的人都会聚集到那里。今夜十二点,温斯特庄园的大门将为您而开。”夜莺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似乎在期待些什么。
     “我并不想去。”奈布的回答也是言简意赅。
     夜莺轻笑道:“萨贝达先生真是不通情达理,我今天遇到了一个绅士,他也是受邀人之一哦,他可比你有教养多了。不过这是题外话。萨贝达先生,想必您一定很想念战场上的生活吧。庄园虽不是战场,但在生与死之间挣扎的刺激却是远远超过战争的。”夜莺的声音极具诱惑性,奈布有些心动。
     夜莺见任务达成,便化做一只深蓝色的夜莺飞走,只留下了一张邀请函,虚幻的像一场梦。
————————————————————————
     “艾米丽小姐,艾米丽小姐,你听说了吗,今天好像会有一位新的求生者到来哦~”用晚餐时,艾玛一脸兴奋地对艾米丽说,“我们要不要,给他办一个小小的欢迎仪式?”
      艾米丽无奈的看着眨着星星眼的艾玛,“好吧。那么,其他人有意见吗?”
      “如果是艾玛小姐想做的事情,克利切一定会完成的。”克利切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律师则是一如既往的冷漠:“随便你们,不要牵扯到我身上就行了。”“我……我也参加吧,感觉挺好玩的嘿嘿嘿。”幸运儿仍然很皮。“既然这么多人都参加,那我也来凑个热闹吧。”玛尔塔一遍擦拭着枪,一边说。
     此时已经来到庄园外的奈布打了个寒颤,心中升腾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
     “欢迎新人!”奈布刚进门,就被人们的欢呼声吓了一跳,久经沙场的他从没经历过这种场面,一时间有些局促不安。
     “谢……谢谢。”良久,他才吞吞吐吐的挤出这两个字。艾玛很自来熟,听到新人说话了,十分激动:“哇!是小哥哥诶!小哥哥你叫什么啊?”
     “奈布.萨贝达。”奈布显然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红了脸。
     “我叫艾玛.伍滋。是一名园丁。”艾玛露出了她招牌性的微笑。
     “艾米丽。我是一名医生。那个……你看起来有很多旧伤,不要紧吗?”艾米丽一眼就看出奈布身上的旧伤,关切的问到。
     奈布看着她们,心中有些感动,毕竟很久没有人这么关照他了。然……他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于是到嘴边的话就变成了“嗯。我是一名佣兵。”
     “哇,佣兵!”幸运儿眨起了星星眼,“听起来好酷哇!”艾玛也一下子觉得奈布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应和道:“是啊是啊!”
     于是克利切不爽了,他单手插在裤袋里,站在艾玛和奈布中间,痞里痞气的说:“克利切会保护好艾玛小姐的。”
     ……
     气氛有些尴尬,玛尔塔忙出来打圆场:“我是玛尔塔,是一名空军。我当兵时听说过你的事迹,感觉你是个很厉害的人呢。”
     “我退役了。”奈布的帽子压的很低,没有人能看清他的神情。
     同为军人,玛尔塔比其他人更能理解奈布,轻声说:“大家各自回房休息吧,明天还要开始游戏呢。”
     说到游戏,热闹的场面立马变得安静下来。只有奈布还是一头雾水:“什么游戏?”
     “死亡游戏。”玛尔塔言简意赅。
     医生叹了口气,说:“明天你就知道了。”
     之后大家似乎也都丧失了热情,各自回房休息了。
     奈布躺在床上,柔软的的床铺传来不真实的感觉,回想这一天,一切都虚幻的像一场梦。
     正恍惚,却听得有敲门声,奈布翻身下床:“谁?”门外传来声音:“是我,艾米丽。”奈布迟疑了一会儿:“……请进。”艾米丽推门而入:“按照规则,新人来的第二天是要参加游戏的。我有点担心你的伤。”奈布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到:“习惯了,不碍事。”艾米丽有些气愤:“就算你认为不碍事,但我作为一名医生,是不会允许你这样的。”
     见艾米丽态度坚决,奈布起身,拿过艾米丽手中的医疗箱,说:“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艾米丽见状,也没有办法,离开了奈布的房间。
     奈布待脚步声走远后,打开医疗箱,自己坐在床上,缓缓脱下他的衣服。他有着令无数人为之倾倒的身材,只是在他瘦小坚实的身躯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伤口。奈布触碰着伤口,以真实的痛感提醒自己,明天会有一场“有趣”的游戏。